广告
广告
广东新闻网
广告
广告

《当代电影》|冲突与融合:后全球化时代的跨国电影文本

移动版  点 击:  2017-02-10 10:41  来 源:网络整理  字号:

新作评议

dedecms.com

作者:范志忠 张佳佳

织梦好,好织梦

责任编辑:杨天东 dedecms.com

版权:《当代电影》杂志社

dedecms.com

《当代电影》|冲突与融合:后全球化时代的跨国电影文本

2016年,张艺谋的《长城》,显然具有特殊的意义。 织梦好,好织梦


一方面,英国公投脱欧,意大利修宪公投,以及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二战”以后风起云涌的全球化(globalization)浪潮,2016年遭到了空前的质疑乃至逆转。有人断言,“未来的历史学家也许会说:2016年是自由贸易遭遇重大挫折的一年,甚至是最新一波全球化进程终结的开端之年”。(1)人类世界,由此进入一个后全球化的时代。 copyright dedecms


另一方面,张艺谋的《长城》,高达1.5 亿美元的投资成本,由中国电影股份有限公司、乐视影业、传奇影业、环球影业等中外影视巨头联合制作,马特·达蒙、景甜、佩德罗·帕斯卡、威廉·达福、刘德华、张涵予等中外明星联合主演,使得这部电影成为一个标准的全球化时代的产品。 dedecms.com


因此,张艺谋的《长城》,注定是一个充满悖论的后全球化时代的跨国电影文本。 内容来自dedecms

一、 东方镜像的解构与重构 内容来自dedecms


爱德华·赛义德指出,“东方几乎就是一个欧洲人的发明,它自古以来就是一个充满浪漫传奇色彩和异国情调的、萦绕着人们的记忆和视野的、有着奇特经历的地方”。(2)不同时期的大量东方学著作呈现出来的东方,并不是历史上客观存在的真实的东方,而是西方人的一种文化构想物,是西方人为了确认“自我”而构建起来的“他者”。因而,“东方主义” 简单地说就是西方人眼中的东方,是帝国主义在文化霸权上的一种反映。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2016年,张艺谋在《长城》预告片中打出“颠覆想象”的字幕,俨然宣告——在这部影片中,他不愿重蹈“东方主义”的窠臼。 dedecms.com


尽管影片在视觉上呈现的仍是东方化的图谱:大漠飞沙,边关城墙上红、蓝、黄、黑、紫五种颜色与玄青色暗调的长城相互辉映,烽火台狼烟四起,秦腔《出塞》粗犷激昂,孔明灯在夜空中璀璨如星……但是《长城》中的东方图谱,呈现的不再是偷情、畸恋等严重背离现代伦理的古老世界,以“符合西方国家想象中的中国(他者)形象”,(3)而是聚焦于代表人类文明发展方向的新东方视觉元素。影片开篇,刘德华饰演的军师用一列列长幅国画介绍饕餮的起源,背景摆放的是代表当时居世界领先位置的中国古代的科技发明——罗盘与地动仪。影片中的古法载人热气球,虽然是一种想象性的虚构,但是这种虚构却遵循了古老东方的科技逻辑。载人热气球以古代北方农村拉的风箱为驱动,底部则是老黄河渡口的羊皮筏子, 降落时用来减震。影片最具象征意义的是长城,它的所有机关都隐藏在内部,利用水力驱动,从下至上各有分工,比如,可以将刀片伸到城墙外的大刀车,可以射出巨大火球的投石机,以及顶层可以升起的飞锁台和鹰巢……这些设计不仅借鉴了中国冷兵器时代的许多机关,还融合了11世纪中国真实的科技成果,俨然是一艘荟萃当时高科技的“陆上航母”。

内容来自dedecms

《当代电影》|冲突与融合:后全球化时代的跨国电影文本

贝托鲁奇于1987年执导的《末代皇帝》,以西方人的视角来叙述东方帝国最后一个皇帝溥仪颠沛流离的命运。影片中的西方人庄士敦是溥仪的英语、数学、地理等西方学说的老师。有观众发现,影片中的溥仪,在紫禁城从未获得阳光的直照,他总是处在阴影中;当他从老师庄士敦那儿学到的东西愈多,阳光便愈多地开始照耀着他。“先进”的西方文明对“落后”的东方文明的启蒙,成为贝托鲁奇《末代皇帝》西方化视角的美学意义所在。

dedecms.com


《长城》在叙述这个发生在宋朝的传奇魔幻故事时,嵌入了两个欧洲雇佣军人——威廉·加林和佩罗· 托瓦尔,以及一个被困在长城25年的巴拉德。很大程度上,影片是通过这三个西方人的视角,来讲述东方的传奇故事。但是,这三个西方人或为欧洲雇佣军或为囚徒的身份,以及他们对包括火药在内的科技上遥遥领先于西方文明的古老东方文明的觊觎,注定了他们在叙述古老东方历史时,无法如以往的东方主义电影那样,占据着居高临下的启蒙位置。有人甚至还为,“马特·达蒙这个雇佣兵,一开始跌跌撞撞闯入了一队与神话怪兽作战的中国精英兵团,整部电影中全程低声下气、智商也不算高,还接受了勇敢、无私、守纪、创造等中国式精神美德的再教育”。(4)

本文来自织梦


一个西方视角的古老东方文本,就这样遭到解构而偏离了“东方主义”的轨迹。 dedecms.com

二、 中西文化的碰撞与对话

本文来自织梦


《长城》的制片人Peter Loehr 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认为,“我们的确是把甘肃省作为丝绸之路的终点,或者说起点,作为我们的男主角进入中国的绝佳地点”。(5)

dedecms.com


之所以绝佳,固然因为甘肃的嘉峪关本来就是明长城最西端的点,作为“天下第一雄关”,易守难攻,气势雄伟。数个世纪以来,这里一直是军队、商人、僧侣、使节和探险家的通道。影片《长城》男主角由此进入中国,客观上具有了一种历史的可能和美学的依据。

内容来自dedecms


更重要的是,甘肃的河西走廊千百年来是中国内地通往西域乃至欧洲的要道,是连结亚欧大陆的古代东西方文明的丝绸之路的起点。因此,《长城》刻意将影片中长城的地理位置选择在甘肃,将长城置入丝绸之路的语境,影片中长城意象所隐喻的,就不再是传统的农耕民族抵御游牧民族的天堑,不再是东方古老帝国的闭关锁国和排外,而成为人类狙击超自然怪兽饕餮的森严壁垒,成为中西方文化的碰撞与交融之舞台。 本文来自织梦


《神异经·西荒经》曰:“饕餮,兽名,身如牛,人面,目在腋下,食人。”好莱坞团队之所以耗费746稿来设计这个传说中的东方怪兽饕餮,就在于打怪兽本身,正是好莱坞所擅长的叙事类型,《金刚》《哥斯拉》《异形》《侏罗纪公园》《狂蟒之灾》……无数好莱坞电影,依靠打怪兽而成功收割了全球票房。因为面对自然或超自然怪物的挑战,人类将超越各自种族、地域、文化和意识形态的差异和隔阂,齐心协力,共同作战。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长城》精心设计的贯穿影片的核心动作线:鹤军将领林梅和欧洲雇佣军威廉·加林,彼此从误会到理解,到最终携手对付共同的敌人饕餮,所演绎的恰恰就是从“我们不是一类人”到“我们是一类人”的心路历程。“我们不是一类人”,是因为他们虽然同是军人,但是对林梅而言,忠于国家,保卫百姓,是其作为军人的最高职责与意义;对威廉·加林而言,他只是雇佣军,可以为任何人卖命,谁付他钱,就为谁卖命。“我们是一类人”,则是因为面对任何个体都难以战胜的饕餮,他们只有结盟;而彼此都相互坚守的“信任”,则成为威廉·加林这个世界性身份个体与东方集体主义结盟的关键路径。

本文来自织梦


当然,好莱坞的全球战略,以及中国电影市场的强势崛起,决定了《长城》鹤军将领林梅和欧洲雇佣军威廉·加林的结盟,不是一方主导另一方而此消彼长的招安,而是一种互为主体的主体间性的结盟。影片中威廉最终融入了抗击怪兽的集体,但他并没有真正归化于东方的集体主义精神。影片结束时,当所有人都在向小皇帝跪拜的时候,“这个一脸茫然的‘外邦’不过是拱一拱手。而且,最后他仍然选择和朋友离开那个集体”。(6)耐人寻味的是,据介绍,“在《长城》制作中,张艺谋每天拍摄后,他得把素材传回美国审看;现场如果修改几句台词,得报告几个主要的负责人通过;甚至在他30年的导演经验中,第一次被要求补拍,而他也确实执行了”。但是,“《长城》没有像一个典型的好莱坞大片那样,西方男性得到了东方女性的爱慕和身体。原来的结尾是‘庸俗的滚床单’,张艺谋坚持改成了现在的‘战士的惺惺相惜、英雄的心心相印’”。(7) 内容来自dedecms


很显然,在种种妥协后面,张艺谋之所以选择坚守影片现在的结局,因为他明白,如果《长城》一旦沿用了好莱坞那种西方/ 男性与东方/ 女性的叙事逻辑;那么,张艺谋在影片中小心翼翼维护的东方主体立场,在国内的电影观众看来,就可能瞬间瓦解而失去了平等对话的可能。

内容来自dedecms

三、站在历史的转折点

dedecms.com


改革开放以来,在中国电影历史的转折点上,站着张艺谋。 本文来自织梦


1988年,张艺谋的《红高粱》荣获柏林国际电影节金熊奖,开启了中国电影通过国际获奖走向世界的新起点。

内容来自dedecms

《当代电影》|冲突与融合:后全球化时代的跨国电影文本

copyright dedecms

2002年,张艺谋的《英雄》,引领了中国电影的大片时代,并创纪录地连续两周登上北美电影票房榜的周冠军榜。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当代电影》|冲突与融合:后全球化时代的跨国电影文本 dedecms.com

2016年,张艺谋的《长城》,开辟了中美主流电影合作的新模式。
copyright dedecms


毋庸置疑,这种新模式的出现,有着其深刻的历史背景和现实基础。“好莱坞电影题材的全球化是经济全球化的必然产物,随着海外票房收入在好莱坞总体票房收入所占比重的日益提高,各大电影公司制作非美国题材影片的兴趣与日俱增,备受关注的中国元素则是这种全球化浪潮的一个缩影。”(8)面对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全球第二大年度票房、全球第一的银幕总数,好莱坞逐步调整了长期以来妖魔化中国的叙事策略,日益在银幕上叙述着作为积极因素的中国:如《环太平洋》全人类的最后一道防线是中国香港,《2012》全球最后的避难所“诺亚方舟”是中国制造,《地心引力》拯救主人公的最后希望是中国的空间站“天宫一号”……

内容来自dedecms


不过,正如全球化并没有真正消解各文化之间的偏见,张艺谋的《长城》自面世以来,一直充满争议,即使在大洋彼岸,也不乏冷嘲热讽者,如《好莱坞报道者》载文写道,“无论是对导演还是演员来说,《长城》都无疑是他们演艺事业中最无趣、最不吸引人的一部大片”。(9)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张艺谋本人,则描述了这样一个令人期待的场景,“长城是全世界都知道的中国符号,我了解到,每年来中国看长城的外国游客不过200多万人次,而《长城》的全球观众人次可能达到亿级,这是50年看长城的人次总和。一部电影就能这样,那要是5部呢?它能让多少观众看到长城?我希望以后这种机会不要中断。所以,坦率地说,《长城》的意义大于电影本身,也大于导演”。(10)

内容来自dedecms


如果我们把后全球化时代不视为全球化的终结,而是一种黑格尔式的否定之否定,是全球化的螺旋式上升,那么,我们就应该有足够的理由,与张艺谋一起,憧憬中国电影的未来。 织梦好,好织梦


(范志忠,浙江大学传媒与国际文化学院教授;张佳佳,浙江大学2013级博士研究生310028) 织梦好,好织梦

注释:

本文来自织梦

(1)魏城《全球化死亡之旅始于2016?》,FT 中文网,12/5/2016。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2)EdwardW.SaidOrientalism,NewYork : VintageBooks ,p1,1978.

织梦好,好织梦


(3)金丹元、周旭《从文化的主体性走向文化间性——对当下中外合拍片的一种文化反思》,《当代电影》2015年第1 期。

内容来自dedecms

(4)Maggie Lee,Film Review: Matt Damon in“The Great Wal”,Variety , 12/15/2016. 织梦好,好织梦


(5)Edward Wong,As Interest Grows in Great Walls, an AncientChinese Fortress Beckons, The New York Times , 12/30/2016. 内容来自dedecms


(6)杨时旸《当批评张艺谋成为政治正确》,腾讯大家2016年12月17日。

copyright dedecms

(7)叶弥衫《孤独者张艺谋:我有各种想法,但没人跟我谈》,腾讯娱乐2016年12月30日,~aHR0cDovL2VudC5xcS5jb20v!a/20161230/000240.htm。 织梦好,好织梦


(8)朱波《从〈2012〉看中国形象在好莱坞电影中的变化》,《电影文学》2010年第12期。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9)Clarence Tsu,Matt Damon teams up with Chinese A-listers tobattle monsters in Zhang Yimou's first English-language feature, TheHollywood Reporter, 12/15/2016. 本文来自织梦


(10)刘阳《中国文化如何接入好莱坞工业》,《人民日报》2016年12月19日

织梦好,好织梦

编辑:李俊可

织梦好,好织梦

《当代电影》|冲突与融合:后全球化时代的跨国电影文本

更多精彩内容等您共享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

请点击图中二维码 copyright dedecms

d copyright dedecms

d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d 内容来自dedecms

y 织梦好,好织梦

z 织梦好,好织梦

z 内容来自dedecms

公众号

投稿信箱:dddyzztg@163.com

dedecms.com

发行部电话:010-82296104/82296101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编辑部电话:010-82296106/6102/6103 dedecms.com

官方博客:~aHR0cDovL2Jsb2cuc2luYS5jb20uY24v!u/1686032783

本文来自织梦

官方微博:

内容来自dedecms

~aHR0cDovL3dlaWJvLmNvbS8=!contemporarycinema/home?topnav=1&wvr=6

本文来自织梦

《当代电影》|冲突与融合:后全球化时代的跨国电影文本
微信号:dddy1984

若需深入交流,可添加我们的微信号 dedecms.com

《当代电影》|冲突与融合:后全球化时代的跨国电影文本
《当代电影》|冲突与融合:后全球化时代的跨国电影文本

    [编辑:电白雷城人]  【打印】  rss

    相关文章


    相关文章>>
    评论
    广告 关闭